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读书报告

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类人,他们——他们只顾担心来世,根本不去学习在今生如何做人.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March 8, 2018

书名: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

作者:[美] 哈珀·李


01


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美国南部的小镇,梅科姆。全书以7岁左右的小女孩斯库特的视角,讲述了在父亲阿蒂克斯的教育下,和哥哥杰姆一起成长的故事。

故事围绕着“怪人拉德利”和黑人“汤姆·鲁滨逊”展开。

第一部分主要讲述几个小孩子被他们的邻居神秘的“怪人拉德利”一家所吸引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断地尝试揭开“怪人拉德利”的面纱。

第二部分主要围绕着阿蒂克斯为“强奸犯”汤姆·鲁滨逊辩护的案子,两个孩子在懵懵懂懂之间跟随者父亲的脚步,不断理解着正义与教养的含义。


02

教养

有人捅了捅我,可我不愿让目光离开楼下的人群,离开阿迪克斯孑然一人走在过道上的身影。

“琼· 露易丝小姐?”

我环顾四周,发现他们全都站了起来。我们周围,还有对面看台上,所有的黑人都纷纷起身肃立。塞克斯牧师的说话声像泰勒法官的声音一样仿佛从远方飘来:

“琼· 露易丝小姐,站起来。你父亲就要走过来了。”

教养这种东西,无关肤色,也无关种族。

它从你成长的每一个细节中来,你经历的每一件小事,遇到的每一个人,去过的每一个地方,读过的每一本书,看过的每一部电影,一点点一滴滴的散布在你的血液里,随后,展示在你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一举一动,一言一语。

莫迪小姐显然认为原始的洗礼比特权圣餐制更容易解释清楚,于是她对我说: “行洗脚礼的浸信会教徒把一切享乐都当作罪恶。你知道吗?有一个星期六,有几个他们的人从树林里走出来,经过我家院子的时候对我说,我和我种的花都会下地狱。”

“你的花也会下地狱?”

“是啊。它们会和我一起遭受烈火的煎熬。那些人觉得我把太多的精力花在户外活动上,没有拿出足够的时间坐在屋子里读《圣经》。”

莫迪小姐停下摇椅,口气变得生硬起来。“你太小了,还不能理解这些事情。”她说,“有时候,某个人手里的《圣经》比有些人——比如说你父亲——手里的威士忌酒瓶还要糟糕。” 我大为惊骇。“阿迪克斯从来不喝威士忌。”我说,“他这辈子连一滴酒都没沾过——哦,不对,他喝过。他说他尝过一次,但是并不喜欢。”

莫迪小姐哈哈大笑。“我不是在说你父亲。”她解释道,“我的意思是,即使阿迪克斯· 芬奇喝得烂醉如泥,也不会像某些人神志最清醒的时候那么狠毒。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类人,他们——他们只顾担心来世,根本不去学习在今生如何做人。你顺着街道看过去,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”


03

杀死一只知更鸟

阿迪克斯送给我们两杆气枪之后,却不肯教我们如何射击。还是杰克叔叔教给了我们基本要领,他说阿迪克斯对枪压根儿就不感兴趣。有一天,阿迪克斯对杰姆说: “我宁愿让你们在后院射易拉罐,不过我知道,你们肯定会去打鸟。你们射多少冠蓝鸦都没关系,只要你们能打得着,但要记住一点,杀死一只知更鸟便是犯罪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听阿迪克斯说某种行为是犯罪,于是就去问莫迪小姐。

“你父亲说得没错,”她说,“知更鸟只是哼唱美妙的音乐供人们欣赏,什么坏事也不做。它们不吃人家院子里种的花果蔬菜,也不在谷仓里筑巢做窝,只是为我们尽情地唱歌。所以说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犯罪。”

怪人拉德利就是故事里的一只知更鸟,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房子里,不愿出来罢了。把他拉到曝光灯下,与杀死一只知更鸟有什么区别呢?

别人经历的事情,我们永远也无法明了。谁知道家家户户紧闭的大门里一天天在发生什么,隐藏着什么秘密呢……


04

教育

“如果你不该为他辩护,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?”

“原因有好几个,”阿迪克斯说,“最主要的是,如果我不这么做,在镇上就抬不起头来,就无法在议会代表这个县,甚至都没有资格教导你和杰姆如何做人。”

“你是说,如果你不为那个人辩护,我和杰姆就不会把你说的话当回事儿了?”

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那样的话,我就再也无法启口,让你们遵从我。斯库特,单从工作性质上来说,每个律师在他一生中至少都会遇到一件案子,对他本人产生很大的影响。我猜这个案子对我来说就是。关于这件事儿,你在学校里可能会听到有些人出言不逊,但是请你为我做一件事,如果你愿意的话——那就是高昂起头,放下拳头。不管别人对你说什么,都不要恼怒。试着用你的头脑去抗争……你有个好脑瓜,虽然它总是抗拒学习。”

所谓以身作则,大概也就是这样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