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0226 童年真是美好

小时候相信所有的东西,相信涂了毒的红苹果,相信孙猴子猪八戒,相信如果自己不听爸妈话就会被送到警察叔叔那里.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February 26, 2018

看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里几个小朋友煞有介事的讨论着“死亡的味道”,我突然想起自己很小时候的自己。

小时候跟爷爷奶奶住,胡同里过去一个开拖拉机的叔叔,在院墙外喊一声“哭”,我就在屋里嚎啕大哭起来,好像是因为害怕挨打?

小时候奶奶切菜,不小心把指尖拉破了,我也是哇的一声就哭,然后奶奶就安慰我就一点点伤口,跟针扎似的没事,我才停下。

小时候一群人跟着大孩子去地里摘苹果吃,大孩子会先拿一把小刀在苹果上一划,然后告诉我们没有毒,我们才敢吃…

小时候和比我还小的弟弟跑出去玩儿,后院我三爷爷(小弟弟姥爷)在苹果树下种了许多甜瓜(西瓜?),两个人就一个一个的摘,然后不熟的就埋起来或者直接丢掉,以为没人知道是我们干的…

就是这样,小时候相信所有的东西,相信涂了毒的红苹果,相信孙猴子猪八戒,相信如果自己不听爸妈话就会被送到警察叔叔那里.
长大后,却固执的不相信一切,不相信突如其来的善意,不相信彼此间的真挚,不相信时间飞逝如箭,甚至不相信付出才会有回报。

越来越能认清楚现实,离充满好奇的自己也越来越远,为此,越来越不甘。

PS:最近的得了不学习就心慌的毛病!


“太没劲了。”我说。我已经演够了汤姆· 罗弗这个角色,他总是在剧情演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失去记忆,直到快结束才重返舞台,场景是他在阿拉斯加被人找到。

“杰姆,你给我们编一个吧。”我建议道。

“我已经厌烦编故事了。”

获得自由的第一天,我们就已经烦了,真不知道这个夏天怎么过下去。

我们溜溜达达来到前廊上,迪尔站在那里,目光顺着街道投向拉德利家阴沉的门脸。“我——闻到了——死亡。”他一字一顿地说。我们赶紧让他闭嘴,可他又吐出几个字: “我确实闻见了,真的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说,当有人快死的时候,你能闻见气味?”

“不,我的意思是,我只要闻一下某个人,就能知道他是不是快死了。是一个老太太教给我的。”迪尔探过身来使劲嗅了嗅我,“琼——露易丝——芬奇,你不出三天就会死。”

“迪尔,你再不闭嘴我就把你的腿踢弯。我说到做到,现在……”

“你们都给我闭嘴,”杰姆大吼一声,“看你这样子好像真的相信‘热流’一样。”

“看你这样子好像不相信似的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“什么是‘热流’?”迪尔问道。

“你在荒郊野外走夜路的时候,难道从来没有经过一个热烘烘的地方吗?”杰姆问迪尔,“‘热流’就是那些上不了天堂的鬼魂,只能在荒郊野外打转,如果你从它们中间穿过去,等你死的时候也会变成它们中的一员,在夜里飘飘荡荡,专吸人们呼出来的气……”

“怎么才能不穿过它们呢?”

“没办法,”杰姆说,“有时候它们把自己伸展开,能占据整个路面,不过,如果你必须穿过一个鬼魂的话,你就赶快念:‘光明天使,生之于死;勿挡我路,勿吸我气。’这样它们就不会缠着你不放了……”

“迪尔,他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要信,”我插了一句,“卡波妮说,那些都是黑鬼们的鬼话。”

杰姆恼怒地对我皱起眉头,嘴里却说: “好啦,咱们是不是玩点儿别的?”

“咱们来滚轮胎吧。”我建议道。

FROM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第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