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活着》读书报告

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,老年做和尚。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April 2, 2017

书名:《活着》
作者:余华


两本书先读的《活着》,已经读完一整周了,却迟迟感觉写不出任何感触,总结说来,无话可说,一切语言和文字都是苍白与无力的。

作者用一种淡淡、几近冷酷的口吻、一页一页的展示着主人公福贵的命运,从少年富贵荒诞到败家潦倒,从被抓充军到归来时乖巧女儿变成哑巴,从我们以为会成为今后支柱的勤劳善良的有庆获得长跑第一名、到因为献血被过度抽血而亡,从嫁了一个真心待她的丈夫的凤霞,到让凤霞怀了孩子,一丝丝温情脉脉不断地让我想象着这以后应该是平淡的欢乐了吧,然而紧接着凤霞因难产而死,留下一个叫苦根的孩子。在之后与富贵相依为命的女婿、凤霞的丈夫也意外身亡。

福贵就这么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死去,媳妇家珍、儿子有庆、好友春生、女儿凤霞、女婿二喜、甚至于女儿的儿子苦根,也在生病后,因吃了太多的豆子而死。

看到有人说,这是作者在故意的堆砌悲剧,强行加码。

可是仔细想,作者除了笔触残酷一点,其他的地方都够宽厚的了,没有穷凶极恶的人性、没有麻木不仁的残害,我们能看到的,只不过是命运袭来时,一个个小人物内心的荒凉无奈与默默承受。

有人说这是缩减后的历史,有人说这是精减后的现实。

余华没有煽情。每一个沉重的悲剧都是痛苦的。每个人都感受到孩子死去般的麻木力量。偶尔有轻松地、优美的、善良的时刻。。。《活着》试一次残忍的阅读,余华不遗余力地展示误导的命运如何摧毁人的生活。
美国《西雅图时报》2013年11月28日

中国过去六十年所发生的一切灾难,都一一发生在福贵和他的家庭身上。接踵而至的打击或许令读者无从同情,但余华至诚至真的笔墨,已将福贵塑造成了一个存在的英雄,当这部沉重的小说结束时,活着的意志,是福贵身上唯一不能被剥夺走的东西
美国《时代》周刊2013年11月9日


以上 2017年04月02日
By Simon Du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