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们仨》读书报告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August 3, 2016

我焖了饭,捂在暖窝里;切好菜,等钟书回来了下锅炒;汤也炖好了,捂着。


我往常自以为很独立,这时才觉得自己像一枝爬藤草。


驿道上铺满落叶,看不清路面,得小心着走。


钟书谆谆嘱咐我:“我不要儿子,我要女儿———只要一个,像你的。”


悲苦能任情啼哭,还有钟书百般劝慰,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。


钟书虽然遭厄运播弄,却觉得一家人同甘共苦,胜于别离。他发愿说:“从今以后,咱们只有死别,不再生离。”


可是一个人在紧要关头,决定他何去何从的,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。


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:“从此,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。”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。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。 人间也没有永远。我们一生坎坷,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。但老病相催,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。


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“我们家”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。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,我还在寻觅归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