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花千骨》读书报告

世间人只会谤她、伤她、欺骗她,原来这个妖神,竟是阴差阳错步步被逼出来的。。。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August 3, 2016

花千骨


“千骨,这个世界上,已经没有神了!”


“若是连想守护的东西都一次又一次守护不了,我再当这个魔君又有何意义?”


世间人只会谤她、伤她、欺骗她,原来这个妖神,竟是阴差阳错步步被逼出来的。


人可以放下痛苦,又怎么能放下和抛弃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幸福?尽管那幸福背后,是悬崖峭壁,下面白骨森森。


人心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,你以后会懂的。而追求做人的更高层次,并不一定是做仙。所以你也没必要如此执着的去修什么仙,不管是神仙还是妖魔,都各有各的烦恼,说不定还没做人来得简单快乐。”


人要有所持,也要有所守,有时候是与非,黑与白并不是那么容易看得清楚。坚持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。


别说是区区茅山,只要是为了见你,刀山火海我也愿意闯。”


却见他样貌并不起眼,可是气质非凡,一双凤目盈盈含笑,说不出的温柔亲切。轩轩韶举,卓卓朗朗,如见白露未晞。安静优雅,只是那么一眼望去,已叫人从头到脚神清气爽,每个毛孔都熨过似的舒适服帖。


可是他知道他爱她,是本质的那个她,是全部的她,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,不管轮回多少世,也永远都不会变。可是一方面却又始终痛苦心有不甘,希望她依旧如从前那般,依旧深爱着他,又矛盾的希望她永远也不要恢复记忆。


命运为媒,天地作证。白子画和花千骨从此结发为夫妻。杳杳星汉,无尽岁月,不离不弃,共命同心


哪怕回不到最初,心中没有执念,只要好好的做自己就能开心。”


她从小爱花成痴,无奈过手的花儿都瞬间凋残,化作飞灰。所以她只能看不能碰,郁闷得不得了。


她是我的,我告诉你白子画,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,我便屠你满门,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,我便杀尽天下人!


小骨,等有一日,万物苍生你都能够等同视之,没有执念,没有牵绊,没有爱恨,那时候你就能真正的摆脱你的宿命,修得真身。


自己的一切的人才会有的一种感觉?我此生心系长留,心系仙界,心系众生,可是却从没为她做过什么。我不负长留,不负六界,不负天地,可是终归还是负了她负了我自己。对于爱,曾经我们两人都做错了,结果落得两败俱伤。如今,好不容易有了可以重来一次的机会,我再也不会像上次一样放弃她了


断念已残,宫铃已毁,从今往后,我与你师徒恩断义绝!


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描述他,任何描述出来的他都不是他。


时间会淡化一个人的记忆,却永远没有办法消磨一个人的悲痛。


最初拥有的其实已是最好。


杀阡陌随身携带每次只是用来遮太阳保护皮肤的玄天伞,


白子画,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,今生今世,永生永世,不老不死,不伤不灭!


白子画,黄泉路上,忘川河中,三生石旁,奈何桥头,我可有见过你?


花千骨看着他闪烁如星的眸子,脸上隐见高贵与霸气。那时的她还不明白什么叫王者之风,可是很多年后,她再见那双眸子的时候,说不出心里的震撼与臣服,知道他已经完全能凭借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天下,而更加可贵和让她感动的是他始终未变的乾坤朗朗以及赤子之心。


花岛上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花花草草,可是杀阡陌说还不够多,哪一天要把它们全拔了,种上花千骨喜欢的花,让整个岛变成巨大的花园。


花海飘香,桃花林旁的五色瑶池水静静荡漾,万年不改。清风掀起层层粉浪,落英缤纷,飘花如雨。 花千骨身子轻轻晃了晃,那如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,仿佛从亘古一直穿越射破到她面前,明亮闪烁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睛。 白子画,从天的那一端缓缓向她走来,脚步花开如海,风过如浪。 淡淡的银色光晕笼罩周身,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,巧夺天工,精美绝伦。肩头飘落了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,无暇的几近透明的宫羽在腰间随风飞舞,更显其飘逸出尘。剑上华丽的白色流苏直垂下地,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,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。长及膝的漆黑的云发华丽而隆重的倾泄了一身。 四周众仙人无不臣服而恭敬的向他弯下身子。连那一片桃花海也堆起层层细浪,追逐着他的脚步,上下欢腾翻飞着,仿若在他脚下腾起了粉色的云彩。而他走过的草地,步步生出一朵洁白未染的莲花。 花千骨无端的慌乱起来,大口的呼吸,害怕自己因为遗忘而窒息。眼睛,却不离那漫天绯色中,白的不染尘埃的身影。 万籁俱静,仿佛,这早已经不是了群仙宴,没有群仙,只有如画的人,从画中走出,被万千粉红的云彩簇拥着前行,独木出林,俯瞰风云。


要放弃,你因知宇宙恒长,万物不灭。你若是真爱,就不会计较哪怕已不是最初形态。好好守着,天地轮回,终有一天所有你以为离开和消逝的都会再次回来


说起来师傅真的没有教她学过什么,可是教给了她了最重要的学习的能力。


轩辕朗望着身边浮云冷道:“我才不管这些,我要天下皆在我手,还怕逆不了这小小乾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