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乖,摸摸头》读书报告

Posted by Simon Duan on August 3, 2016

乖,摸摸头 · 大冰

一句对不起显得那么苍白无力…
人或许是这个世界迄今为止最高级的动物,但是人绝对不是唯一拥有感情的动物,虽然他们不能用语言和我们交流,但是它们也是多愁善感的。无论怎么逃避现实里的不如意,我们永远无法逃避我们自己的的内心。一句对不起,是包含了多少歉意与懊悔。 还好一切还来得及。


不管是欠别人,还是欠自己,你曾欠下过多少个“对不起”? 时间无情第一,它才不在乎你是否还是一个孩子,你只要稍一耽搁、稍一犹豫,它立马帮你决定故事的结局。 它会把你欠下的对不起,变成还不起。 又会把很多对不起,变成来不及。


不要那么孤独,请你相信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。


世上没有什么命中注定,所谓命中注定,都基于你过去和当下有意无意的选择。


世俗的人们被成功学洗脑洗得厉害,大都认为他活得消极,我却不乐意这样去理解他,我曾在一条微博里感慨地说: 浪荡天涯的孩子中,有人通过释放天性去博得成长的推力,有人靠历经生死去了悟成长的弥足珍贵。 天性终究逸不出人性的框架,对生死的感悟亦如此。我始终认为在某个层面上而言,个体人性的丰满和完善,即为成长。


他们收获了什么?你匆匆来匆匆走,他们的感受会如何?在“支教”这个词里,主角应该是孩子们才对哦,他们没有必要去做你某段人生故事的配角,也没有义务去当你某段旅程中的景点。话说得重一点儿,你有权利去锻炼自己,但没权利拿边远穷少地区的孩子们当器材道具。


你我都明白,这从来就不是个公平的世界。 人们起点不同,路径不同,乃至遭遇不同,命运不同。 有人认命,有人顺命,有人抗命,有人玩命,希望和失望交错而生,倏尔一生。 是啊,不是所有的忍耐都会苦尽甘来,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换来成功。 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获得的,于你而言或许只是个梦。 可是,谁说你无权做梦?


你曾经在我的世界出现,我们陪彼此坐过那么一段时光,在该分手时分手,各自前行,不曾歇斯底里的好,也不会相忘于江湖,如此而已,却已满足。


你身边是否有这么几个人? 不是路人,不是亲人,也不是恋人、情人、爱人。 是友人,却又不仅仅是友人,更像是家人。 —这一世自己为自己选择的家人。


修身是个大课题。 今人与古人大不同,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的修身理论不见得适用于当下的世界,但“知行合一”这四个字适用于任何时代。


其实世上哪儿有什么一见钟情,所谓的一见钟情,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人而已。人海茫茫,遇之是幸,不遇是命。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想要的人,可惜大多数人在遇到对方时,己身却并未做好准备,故而,往往遗憾地擦肩。


可生命价值若不平等,再善良、再仁爱,也是有差别的爱,也是不停权衡中的善良。物质世界愈发达,分别心愈盛,人心愈七窍玲珑,“平视”二字愈难


听歌的人不许掉眼泪


善根功德莫独享,法界众生常回向。大乘弟子修的是一颗菩萨心,持咒念经不论念多少遍,每每念完都还要回向给众生呢,况且这一点点微末善行。再说,学佛只是为了功德吗?


在对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,不一定终老,只是走过这一生。
爱情,大概是因为我的存在你更加美好,因为你的存在我更加温柔。我们因为彼此的存在,有所成长。


始终不知道这样一篇故事怎么能让人念念不忘.大概是因为能让人深有同感吧。
生命能有这样一个贴心的朋友,也是一种偌大的福份。


平视越稀缺,真正的人文关怀也就越匮乏。


微博上不是整天都有人在“踹狗”吗?踹得那叫一个义正词严。 以道德之名爆的粗就是踹出的脚,“狗”则是你我的同类,管你是什么学者、名人、巨星,管你是多大的V,多平凡的普通人,只要道德瑕疵被揪住,那就阶段性地由人变狗,任人踹。 众人是不关心自己的,他们只关心自己熟悉的事物,越是缺少德性的社会,人们越是愿意占领道德制高点,以享受头羊引领羊群般的虚假快感。


心若诚一点儿,自然会成为传奇。


情不深不生娑婆,愁不浓不上西楼。黯然销魂者,唯别而已矣。


情义这东西,一见如故容易,难的是来日方长的陪伴。


我只知道他身上的每一种特质我都接受,他所有的行为我都认可,他喝茶我就陪他喝茶,他打坐我就陪着他打坐,他开羊汤馆我就当老板娘,他赶去彝良地震现场当志愿者,我就守在佛前念阿弥陀佛,他采购了一卡车的军大衣送去给香格里拉大火的灾民应急,我就陪着他一起押车。


我命由我不由天!


我对普通朋友这四个字的理解很简单: 我在路上走着,遇到了你,大家点头微笑,结伴一程。 缘深缘浅,缘聚缘散,该分手时分手,该重逢时重逢。 你是我的普通朋友,我不奢望咱们的关系比水更淡泊,比酒更香浓。 惜缘即可,不必攀缘。 同路人而已。 能不远不近地彼此陪伴着,不是已经很好了吗?


我想说的是,那天从六楼上哭着往下跑的时候,我就知道有一个意识夯实在我接下来的人生里:生命真的就是一下子的事情,我要抓紧时间好好活着。


有些话,年轻的时候羞于启齿,等到张得开嘴时,已是人近中年,且远隔万重山水。


有人说:小屋是丽江的一面旗,不能倒。 当然不能倒。于我而言,它哪里仅是间小火塘,它是一个修行的道场,是我族人的国度,哪怕有一天我穷困潦倒捉襟见肘了,捐精卖血我也要保住这间小木头房子。


死神给你指明了道路的终点,但爱人在身旁说:来,我陪你走完。


没有分别心并不是看一切都没有分别了,而是清楚地看到一切分别,但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。


爱一个人,若能有条不紊地说出一二三四个理由来,那还叫爱吗?


独自摔倒的孩子不会哭喊,往往是家人在身边时才哭花了脸。


男人哦,不论年龄多大、经历过什么,总会保留几分孩子气的,听说这种孩子气只会在他们爱的人面前时隐时现。


走得越远改得越多,到最后全盘推翻乃至另起炉灶——真实的世界不是书房里敲敲键盘就能表述清楚的,越书写,越发现有很多东西仰之弥高,越对自己当下的文字持怀疑态度。有些东西积累了就好,出书,就算了吧。


选择种善因,自得善果,果上又生因,因上又生果。 万法皆空,唯因果不空,因果最大,但因果也是种选择。 其实不论出世入世,行事处事,只要心是定的,每种选择都是命中注定的好因果。


那时候实在是太年轻,好为人师,很享受有人来虚心求教的感觉,难免挥斥方遒唾沫星子乱飞,有时候聊得刹不住车,生活、感情、理想各个层面都长篇大论,着实过了一把人生导师的瘾。